聖士提反書院科藝樓

Special Room Block
St. Stephen's College

建築師

何弢

建成年份

1980 年

建築類別

校園建築

地址

南區赤柱
東頭灣道 22 號

建築背景

聖士提反書院是香港少數擁有悠久歷史的中學之一,有不少由古物古蹟辦事處評定的一至三級歷史建築。我們在談及香港歷史時不時會提起二戰期間發生的聖士提反書院大屠殺慘劇。除了歷史以外,我們還可以用建築設計的面向去閱讀這個別具歷史感的校園。

建築特色

聖士提反書院中有一組由本地建築大師何弢的戰後建築作品—科藝樓。科藝樓由四座外形富幾何元素,只有兩至三層樓大樓構成,於 1980 年落成,是一組展現粗獷主義美學的建築群。

粗獷主義屬於現代主義建築的一個分支,源於 50 年代的英國建築界。1955 年建築歷史學家 Reyner Banham 開始以 New Brutalism 來形容當時出現的一系列新建築。這些建築在物料和結構表現方面有兩大特徵:經常使用毫無修飾的水泥和鋼鐵;結構部件之間以最簡單直接的方式連接,幾乎好像可以隨時扭開連接結構的螺絲,折開整個結構一樣的感覺;外形上著重表現結構的力量,特意外露結構,使之成為外型設計的一部份;體量設計非常簡單,但常透過抬升巨大的建築體積,或大跨度的結構,去表現混凝土或鋼鐵結構的力量。這種建築美學簡單直白,迅速在福利主義抬頭的英國社會氣候流行起來。

廣東話中有個用以取笑某人過度化妝的說法:臉上的粉底 / 底妝厚過層「批盪」,即指完妝後的肌膚異常地光滑,像傳統「批盪」工序 (在外牆上塗上灰泥) 掩蓋建築物外牆表面上的瑕疵效果般明顯。

粗獷主義故名思義就是追求真實、不多加修飾的美學,與一般大眾認為美麗的建築物定是美侖美奐‌,一切瑕疵都會被遮蓋掉的想法截然不同。科藝樓的其中一座建築—鄧肇堅堂體育館正面牆身由原始混凝土建成,以紋理粗糙的模板澆注塑形而成,絲毫也不明亮、平滑,反而是誇張了水泥這種建材充滿沙石的顆粒感,加上整座建築以梯形作主要結構框架,像常出現在科幻片中那些有著筆直線條的未來建築。這特色亦令它成為詳列了世界各地粗獷主義建築物的知名網站 SOS Brutalism 中的唯一香港代表。

既然粗獷主義建築曾經風靡一時,為甚麼今時今日已不太看到它們的踪跡,而科藝樓這座本土少見的粗獷主義建築又為何被我們忽略了?

粗獷主義建築多流行於 60 - 70 年代,但隨着時代推進,這些建築開始漸漸老舊,而混凝土多為暗啞、沉實的深色,表面質感粗糙,容易招惹污跡又難以清洗。故此類建築物的業主索性在表面直接塗上油漆去遮蓋污跡就罷。事實上,保育界已經研發出有效的清潔和保養塗層,可以不影響外觀而又將混凝土的表面清潔,而又令污跡不易附著。可惜這些新方法在香港並不普及,令不少粗獷主義建築都被塗上油漆,但此舉卻正正破壞了粗獷主義建築的最大特色,實在令人惋惜。

聖士提反書院中有一組由本地建築大師何弢的戰後建築作品—科藝樓。科藝樓由四座外形富幾何元素,只有兩至三層樓大樓構成,於 1980 年落成,是一組展現粗獷主義美學的建築群。

粗獷主義屬於現代主義建築的一個分支,源於 50 年代的英國建築界。1955 年建築歷史學家 Reyner Banham 開始以 New Brutalism 來形容當時出現的一系列新建築。這些建築在物料和結構表現方面有兩大特徵:經常使用毫無修飾的水泥和鋼鐵;結構部件之間以最簡單直接的方式連接,幾乎好像可以隨時扭開連接結構的螺絲,折開整個結構一樣的感覺;外形上著重表現結構的力量,特意外露結構,使之成為外型設計的一部份;體量設計非常簡單,但常透過抬升巨大的建築體積,或大跨度的結構,去表現混凝土或鋼鐵結構的力量。這種建築美學簡單直白,迅速在福利主義抬頭的英國社會氣候流行起來。

廣東話中有個用以取笑某人過度化妝的說法:臉上的粉底 / 底妝厚過層「批盪」,即指完妝後的肌膚異常地光滑,像傳統「批盪」工序 (在外牆上塗上灰泥) 掩蓋建築物外牆表面上的瑕疵效果般明顯。

粗獷主義故名思義就是追求真實、不多加修飾的美學,與一般大眾認為美麗的建築物定是美侖美奐‌,一切瑕疵都會被遮蓋掉的想法截然不同。科藝樓的其中一座建築—鄧肇堅堂體育館正面牆身由原始混凝土建成,以紋理粗糙的模板澆注塑形而成,絲毫也不明亮、平滑,反而是誇張了水泥這種建材充滿沙石的顆粒感,加上整座建築以梯形作主要結構框架,像常出現在科幻片中那些有著筆直線條的未來建築。這特色亦令它成為詳列了世界各地粗獷主義建築物的知名網站 SOS Brutalism 中的唯一香港代表。

既然粗獷主義建築曾經風靡一時,為甚麼今時今日已不太看到它們的踪跡,而科藝樓這座本土少見的粗獷主義建築又為何被我們忽略了?

粗獷主義建築多流行於 60 - 70 年代,但隨着時代推進,這些建築開始漸漸老舊,而混凝土多為暗啞、沉實的深色,表面質感粗糙,容易招惹污跡又難以清洗。故此類建築物的業主索性在表面直接塗上油漆去遮蓋污跡就罷。事實上,保育界已經研發出有效的清潔和保養塗層,可以不影響外觀而又將混凝土的表面清潔,而又令污跡不易附著。可惜這些新方法在香港並不普及,令不少粗獷主義建築都被塗上油漆,但此舉卻正正破壞了粗獷主義建築的最大特色,實在令人惋惜。

現今

昔日